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淮安人网

查看: 2133|回复: 0

新编淮安民间故事之四十七:东方闻英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25

主题

64

帖子

1259

积分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259
菜籽
502 粒
铜钱
353 枚
发表于 2017-3-25 17:28:4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本帖最后由 红花舵主 于 2017-3-25 18:20 编辑 - M1 M1 B; _# e! K. g+ i) M

6 o$ }0 f2 q4 C0 v( F6 _
(一)轩云居
    十里稻花香,漕运繁华池。运河佳丽地,千年帝王都。作为漕运总督所在地的淮安人杰地灵,名人荟萃。历史上和淮安有着不解之缘的名人实在太多,淮安就像一个沧桑变幻的舞榭歌台,数不清的帝王将相、达官显要、文人名士、名姬佳丽在这里上演过无数悲壮雄武、哀婉缠绵的人生戏剧。
    谈到漕运,运河是个必须提及的话题。那“六漕通渠之躯,王朝命脉之所”的运河曾是十代繁华之处,游客云集之地。在这有着“江淮锦绣之邦,古城风雅之薮”美称的运河风光带上,更是点缀着数不尽的名胜佳景,汇集着说不完的逸闻趣事。
    运河,一条荡漾着艳情的河,也是中国脂粉气最为浓郁的河。千年运河,孕育了无数的风流雅士、文人骚客。明末清初的运河畔,码头林立,商贾云集,积货如山;河边媚楼楚馆,画舫游船,歌舞升平。加上气魄雄伟、金碧辉煌的楼台庭院和舞榭歌台,王侯将相、文人雅士纵情于这运河水之间,俨然一片富庶繁荣、太平昌盛的景象。“桨声灯影连十里,歌女花船戏浊波”、“梨花似雪草如烟,春在运河两岸边。一带妆楼临水盖,家家粉影照婵娟”。
    运河边上金粉楼台,鳞次栉比;画舫凌波,桨声灯影;红袖飘香,笙歌伴宴,成为江淮佳丽之地,如花美眷之所。红楼烛影中的芳艳佳丽,她们虽身为青楼女子,却个个相貌惊人,才艺双全,所表现出的民族气节更为后人所赞赏。她们美若婵娟,相貌惊人,或娟娟静美,或庄妍靓雅,或美艳绝代,或倾国倾城;她们天资颖慧,婉丽雅柔,或长于文史,或长于绘画,或长于音乐,或长于巧辩。
    其中有一轩云居,红台楼阁,八角屋檐为金凤足翅膀,细雕鸳鸯窗棂,麒麟门档,朱雀红门,楼内数座屏风,屏风上皆诗文书画,细一看,全都是明朝大家所作。高高的横梁上悬挂无数轻纱,随微风荡漾。这轩云居中,最为出名的是一位叫东方闻英的姑娘,她弹的一首好琴,却不轻易演奏;她会的满腹诗文,却不轻便脱口;她舞的一身好剑,却不拔剑舞动。她本是苏州人士,其父为东林党武官,因东林党与魏忠贤两派争斗受牵连,被抄全家,后家道衰败,其父母将闻英交与舅舅抚养,时年十二岁,不久闻英母亲去世,舅舅将其卖与淮安府运河河畔的轩云居,几年间,越发长的俊俏,再加上闻英本是大户人家出生,其父自小重其诗书礼仪、道德伦理及歌舞剑术培养,连续几年摘得这轩云居的头牌花魁。
    轩云居每年在桃花盛开的时节都要举办桃花会,轩云居的姑娘们比试才艺,由前来的达官贵人们选出前三名,姑娘们也有选则的权利。这前来参加的人,一场参加的桃花券就得二百两纹银,纵使这样,桃花券总是抢购一空,因为若在桃花会期间,也将选出三位才艺之人,被选出之人,可由花魁陪奉,或把酒当歌,或吟诗作画,过上这逍遥日。
(二)桃花会
    明朝末年,政治黑暗,天下大乱……
    崇祯皇帝自登基以来,虽然竭尽全力苦撑危局,但也已经焦头烂额,力竭志穷。这时的大明朝,南有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起义军横扫中原;北有山海关外八旗兵不断南下进击。大明朝形势危殆,风雨飘摇。
    如果说还有什么地方相对太平的话,那就是以南京为首府的江淮一带,由于战事还没有蔓延至此,这片富庶繁华的地区,依旧是一派纸醉金迷,歌舞升平的景象……
    又是一年春来到,轩云居有一片桃花林,这运河上的寒冰散去,春风吹来,桃花一朵朵在枝头争芳斗艳。阳春三月,春光明媚,轩云居的桃花“争开不待叶”盛开于枝头。它们芬菲烂漫、抚媚鲜丽,如一片片红霞,与绿树婆婆的垂柳相衬映,形成了桃红柳绿、柳暗花明的春日胜景。钻进桃花丛深处,更是一派迷人的景色。这里,粉蕾娇娇,莹洁无瑕;那里,玉蕊楚楚,含露吐英。含苞的,娇羞滴摘;怒放的,玉立亭亭。那一簇簇晶莹如玉的素洁,如梦如幻;那一团团楚楚欲燃的粉红,如诗如画。春笑桃林,春闹桃林。一树树桃花清香袭人,旖旎多姿。身临这飘逸淡雅的境界,让人经不住芬芳的袭扰,渐渐地陶醉了。
    选花魁,是这场桃花会最热闹的活动,轩云居的姑娘能歌善舞、舞文弄墨者比比皆是,一场场比试下来,才让来客们大叹,这当今世道,能赏的如此才艺众多美女处,唯有这轩云居。
    已经连续四年,东方闻英摘得了头牌红花魁,今年究竟能花落谁家?来客们众说纷纭。
    东方闻英登上了红毯舞台,台下一片欢呼,不断的喊着:“闻英!闻英……”东方闻英才貌出众,比得上秦淮湖畔的陈圆圆;才华技艺,绝不亚于李香君。连续四年的头牌花魁,那是登大雅之堂的风骚客们推选出来的,也足见其美貌出众、技艺超群。
声乐吹起,锣鼓敲起,歌声唱起,闻英开始展示自己的舞艺了。
    她用她的长眉,妙目,手指,腰肢,用她髻上的花朵,腰间的褶裙,用她细碎的舞步,繁响的铃声,轻云般慢移,旋风般疾转,舞蹈出诗句里的离合悲欢。来客们赏析着舞蹈内容,目光紧盯着闻英舞动的情感,随着她的动作,起了共鸣!他们看她忽而双眉颦蹙,表现出无限的哀愁;忽而笑颊粲然,表现出无边的喜乐;忽而侧身垂睫表现出低回婉转的娇羞;忽而张目嗔视,表现出叱咤风云的盛怒;忽而轻柔地点额抚臂,画眼描眉,表演着细腻妥帖的梳妆;忽而挺身屹立,按箭引弓,使人几乎听得见铮铮的弦响!像湿婆天一样,在舞蹈的狂欢中,她忘怀了观众,也忘怀了自己。她只顾使出浑身解数,用她灵活熟练的四肢五官,来讲说着古代的优美的诗歌故事!
    一段的舞蹈表演过,来客发现她不单单是舞蹈,就是传神入画:如莲花的花开瓣颤,小鹿的疾走惊跃,孔雀的高视阔步,都能形容尽致,尽态极妍! 8 U  n% P0 n# c6 [" O
  翩跹

" o1 t. Z5 N( d7 G4 f. O8 {$ O" q  蹁跹
1 `6 z7 g# r# x# j- P2 w1 w  曼妙
6 w% K, m9 L! G) K5 ?' C5 j+ W1 R  优雅6 i! D% Q, x# x
  自然, c! D) ]& C$ @6 O# z/ j
  神秘6 K4 d0 V. Z  x! z) i3 ]
  舒缓
  ?4 b9 w2 B2 `    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。荣曜秋菊,,华茂春松。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。远而望之,皎若太阳升朝霞;迫而察之,灼若芙蕖出渌波。襛纤得衷,修短合度。肩若削成,腰如约素。延颈秀项,皓质呈露。芳泽无加,铅华弗御。
   “好舞!”闻英一舞刚罢,来客们还沉浸在刚才的舞姿中,只闻得后方处一人大喊一声。众人转头看去,有不少人认出了,打了个招呼:“方公子!”
(三)方廷玉
    叫唤之人搅了人家雅致,来客们刚要看看这是何人,都向那发出喊声之人看去,一看,不少人竟然认识,拱手招呼过去:“方公子!”
    此人乃淮安城一介秀士,姓方,名廷玉,字朝良,乃安徽滁州人士。历代簪缨,累朝世胄,太祖为太常,祖居司徒。方廷玉貌美休夸掷果满车,才高八斗七步成诗。只因闯贼横逆,举家迁至淮安府,方廷玉十四岁中秀才,后就试江南贡院,不幸名落孙山。南方烽烟又起,大明朝再无暇顾及科举,他只能落一秀才之名。后廷玉才华被南京左良玉看中,收为学生数年,才华更加横溢,经左良玉举荐至扬州府史可法门下,方廷玉以非科举所获官名,一直未去赴任就职,赶回淮安府,与同窗友人陈孝池、吴益痷整日里论天下事,把酒悲叹。这日里,已是春暖桃花开,三人酒后一番畅谈涕淋,后吴益痷提议,三人整日里忧大明天下无济于事,不如奔赴这城西运河轩云居参加这桃花会,赏桃花,观美景,三人一拍即合。
    时方廷玉在淮安城已小有名气,十四岁即中秀才头甲,拜入左良玉门下,又举荐至扬州府为官。方廷玉七步成诗文,画柄娴熟,淮安城中文人雅客无人不晓其名。
    台上舞罢一曲的闻英,听到有人大喊一声,远远望去,一二十来岁公子,眉清目秀,炯炯目光向自己投来,闻英只一阵微羞,避开了目光,脸颊泛起微微红韵。见台下多人向这位公子打招呼,喊得其名,闻英心中一阵好奇,又想方廷玉看去……
    花魁评选没有悬念,闻英又获得了头牌红花魁。
    轩云居的桃花会不仅能赏桃花美景,赏佳丽技艺,这最诱人的一个环节,就是所选的花魁,还可领略来客们的才华,若是才华横溢之人,赋诗一首,或是作画一副,被所选花魁看中,可引得闺房,畅谈交流,彼此一吐芳菲。
    轩云居早已准备好了笔墨纸砚,来着皆鸿儒,卷轴滚动,宣纸飘动,毛笔挥舞,朱红流动,一场别开生面的文人技艺展示开始了。只知道笔墨纸砚能激昂文字、指点江山,在此轩云居却还能一博芳心,倾诉心中芳菲语,卸去额头惶恐纹。
方廷玉提笔沾墨,疾书一首:
三年羁旅客,
今日又南冠。
无限河山泪,
谁言天地宽!
    书毕挥掷长笔,一股感叹写在脸上,似阴霾散不尽心头之痛。
    东方闻英走来,看了看方廷玉写的诗文:“好诗!”
    “此诗我朝夏完淳之作,诗名《别云间》,方公子挥书此诗,定是怀一颗忧国之心,叹大明山河破碎。”
    “东方姑娘所言极是,现我大明朝纲不正,南有闯贼横逆,北有满人进击,国之江河破碎,满目疮痍……”方廷玉忧心的说。
    东方闻英辗转话语:“今日桃花盛开,当赏的人间美景。公子博学多才,又具一颗报国之心,可否随我内堂一叙?”
    方廷玉一阵:难道这就是花魁选我?刚刚燃起的忧国之心,又被拉回了这运河粉脂之地,再一打量这五冠花魁之主,虽不能算倾国倾城,但这眉宇间透着无尽的才气,从这斌斌善语和刚才的优美舞姿,依然已经吸引了方廷玉。
    随着来到轩云居后院的一座小楼,楼名:上善若水!方廷玉言:“上善若水,乃道家偈语。上善若水,水善利而万物不争,好名字但!不知这四字为何人所书?”
    “回公子话,这四字小女子本人所书。”
    “这四字藏蕴含蓄,锋芒毕露,字里金生,行间玉润,气势恢宏。东方姑娘能有如此书法造诣,实在让小生佩服。”方廷玉转眼看着闻英姑娘,一股钦佩之心油然而生,目光中充满着欣赏。而此时的东方闻英亦是羞答答的低下了头,满面通红,粉似桃花,微微含笑,她更是对这位爱国、才华、美貌、知己的青年充满了倾慕之心。两人一见钟情,相互倾慕,是彼此的才华,架起了两人的爱恋。方廷玉提及欲迎娶闻英,闻英更是欣喜,心中荡漾,默默答允。廷玉坦言让闻英稍等十日,十日后来迎娶她。
(四)迎娶
    却说那闻英姑娘,自从那日在上善若水处与方廷玉举足交心,见是个风流才子,心中暗自欣羡,再不轻易下楼,亦不妄自见人,专待十日后迎娶成亲。
    方廷玉自与东方闻英一见倾心后,犯起了愁,这迎娶细软事小,可是这轩云居姑娘的赎身之礼可不少,尤其是蝉联五年的头牌花魁,东方闻英的身价达到万两白银,即便如此,愿意出此价者众多,东方闻英若是看不上,出再高的价格,她也不会随价高者离开。方廷玉喊来同窗多年密友陈孝池、吴益痷二人,三人共商计议。
    三人家中本都是淮安大户人家,但是这短期凑足这么多银子,绝非易事,况且方廷玉官宦门第,坦荡陈词父母,定不会同意这门亲事。陈孝池、吴益痷二人倒是慷慨,允的凑出五千两,剩下这五千两实在再难拿出。方廷玉倒是有一良策,拿出来与二位商议。方廷玉拜得左良玉门下,后经举荐到扬州府为官,此事为当地一盐商左大贵得知,此人曾登上万两白银登门拜访方廷玉,望方廷玉举荐其公子左福荣能在朝廷谋得一官半职,方廷玉正直坦率,耿言当今朝廷皆为尔等坏了体统,国将不国,斥责了左氏父子一番,打发离去。今日为迎娶姑娘,方廷玉提出此事,二同窗提出未尝不可,权宜之计,且过了当今难关,举荐之事从长计议,纵使举荐,又能奈大明朝如何,况且大明朝都是这般风气。
    第二日,方廷玉到左大贵府上提及此事,左大贵倒是不计前嫌,慷慨拿出五千两白银,并且向方廷玉一揖说:“恭喜世兄,得了平康佳丽!小弟无以为敬,草办妆奁、粗陈筵席,聊助一宵之乐。”
    第十日,闻英已梳妆打扮好,正焦急万分之时,忽听得外面嚷道:“新官人到!”
但见方廷玉身穿盛服,冠插宫花,高头大马,进得门来,满院之人个个称羡。正是:虽非科第天边客,也是嫦娥月里人。
    方廷玉下马,差下人捧上万两白银,老鸨应陪客迎接客舍,里屋闻英已由两丫鬟搀扶迎接方廷玉,两人见后相喜,面面相觑,这正是:一是文章魁首,一是才女班头。两下暗自欣羡,各生眷念。轩云居佣人早已排下筵席,齐说:“院中规矩不兴拜命,就吃喜酒罢!”遂让方廷玉、闻英并肩上坐,其余人等各坐其次,众人饮酒歌弹,极其娱乐。从新吹弹起来,众人劝新人饮酒,方廷玉与闻英交杯换盏,畅饮一回。不觉已是红日映山,乌鸦选树,众人齐声说:“天色已晚,送新人入洞房去吧!奏起乐来,送新人入房去!”侍女持灯,方廷玉与闻英携手同入洞房。
    进入洞房,方廷玉见闻英微被酒熏,春色满面,比前次见面相会时更觉宜人,情不自禁,轻轻抱上床,你恋我爱,说不尽云情雨意;颠鸾倒凤,只觉得风抖花颤。正是:爱郎已入桃源内,带露桃花怎不开?
    这轩云居本非长久居住之所,本是双方一见倾情,闻英交付终身,暂居之所,方廷玉迟早是要将闻英带回家中,拜见上堂二老,陈述此事,婚姻大事虽然至急,未得父母应允。闻英亦是看中心中爱郎,又自知身是青楼女子,繁文缛节规矩未与方廷玉计较。   
    次日二人正商议回家面见父母之事,左大贵来访,向方廷玉询问举荐之事,一旁的闻英听得糊涂,问清原委,左大贵细说从头,闻英听后甚怒于方廷玉:“我嫁与你,欣赏令郎正直气节,你竟然为五千两白银做出如此受人把柄之事,不顾国之前程,妄为小人谋权!”
    方廷玉正要解释一番,闻英从房间一木柜中取出一木盒,打开一看,竟是珠宝首饰、黄金细软,往桌上一摊:“近些年我也有所积蓄,我差下人变卖我的家当,足够五千两白银,替我家官人还与你,请你莫要再要挟他谈拢举荐做官之事。”
    方廷玉听后十分惭愧,一旁的左大贵更加恼怒。闻英差下人下去变还银两,不一会,五千两白银换来,交予左大贵,左大贵愤愤离去,看来这怨恨是与左大贵结上了。
    是日万里晴空,百花斗艳,鸟语虫鸣,方廷玉领着闻英回家,踏入家门,向父母讲得原委,父亲大怒,不予同意二人婚事,不让闻英留住,方廷玉跪求其父成全二人,一旁的闻英被吓的一句话也不敢说,只是低头跪着。其母见儿子执意,再看看闻英长的十分秀气,这般模样大户人家也难寻得,遂向方廷玉父亲求情,留下闻英,同意儿子这门亲事。父亲百般无奈,虽然同意二人婚事,但不允许方廷玉再如此胡来,出去再招惹是非,让他择日前去扬州府就职,如若不然,坚决不同意二人婚事。
    方廷玉无奈,只能应允,起码父母能接受闻英。二人来到房中,又是欣喜,又是惆怅。欣喜二人终究得二老同意,成全婚事,入住家中;惆怅这新婚不久,即将分别,不知何日再能相见。
    不日,方廷玉带上行李,辞别父母、闻英,赴扬州府就职……
(五)梅花印
    方廷玉走后,闻英甚是思念,整日闭门不出。婆婆倒是越看闻英越是喜欢,虽出生青楼,但毕竟父亲曾是东林党武官,与自己家也门当户对,而且生得这般容貌,知书达理,道德礼节也做的细致入微。婆婆见她和廷玉刚刚大婚不久即分别,看得出她的百般思夫之意,让她宽慰心情,写上书信,寄给廷玉,并在闲暇时上街看看风景,不要久困家中,忍受相思之苦。
    一年一度的灯会节到了,婆婆见闻英整日里愁眉苦脸,唤来丫头,带她上街去看灯会去,在丫头的带领下,闻英勉强出门。
    这灯会节是淮安的风俗,一年一次,在镇淮楼南边那条大街,挂满各式彩灯。这一天大街张灯结彩,挂着一排排五彩缤纷、千姿百态的宫灯:跑马灯、龙灯、船灯灯、孔雀开屏灯……看得闻英眼花缭乱。
    此时看到人群中有人喊:“闻英姑娘!”
    闻英看去,一人满脸横肉,露出一排大牙,笑的那么的令人作恶。此人士左大贵儿子左福荣,左大贵为淮安大盐商,和漕运总督府及淮安府的一些官吏关系甚密,他也仗此,经常飞扬跋扈。闻英见她叫唤,并未理他,并向相反方向离他而去。
    “哎,哎!别走啊!闻英姑娘!”左福荣几个大步跟随而来。
    闻英向他鄙夷了一眼。
    “大婚没几日,就和爱郎分别,是不是很寂寞呀!哈哈!”这等言语,也只有左福荣这样的人能说的出口。
    “何不到我府上座谈几日,我保你宽心,打消寂寞!”左福荣一边说,一边显露着色眯眯的笑容。
    “请让开,请你放尊重点!”闻英愤声说。
    “我倒就是不让呢!嘿嘿!”左福荣说着就向闻英抱过来。
    闻英一下闪过去。
    “闪的倒是很快啊,不过你今天是跟我走也走,不跟我走,也要走。不就是一青楼花魁嘛,我今天非要抱的你回去!”说罢又要向闻英袭来。
    闻英往后退了一步:“我虽是青楼女子,但已嫁与人家,今日你若是敢胡来,我便撞得这墙上,也要为我家相公保得名节!”
    “吆嘿,青楼女子还能有如此贞洁,我今儿真是不信呢!”说罢张开两如老鹰般粗实的臂膀,向闻英拥去。
    闻英转身墙壁撞去,额头磕在墙上,顿时鲜血直流。
    一旁的左福荣看到如此贞洁女子,慌了神,心想这可不要闹出人命来,再加上旁边众人斥责,再不敢乱来,迅疾遮遮掩掩对众人说:“大家可看好了啊,我可没碰到她!是她自己撞的!”说罢灰溜溜离去。
    这一撞,更加撞出了东方闻英的气节,围观者皆赞叹闻英贞洁,不畏强徒,纵使舍弃性命,也要为夫君留得清白身。落下好名声,婆婆更加喜欢这媳妇,公公也消去了每日对闻英愤怒的脸色,家中碰见,闻英再给公公打招呼,公公有了回应。私下里,公公还对婆婆说,若是闻英思恋廷玉心切,可让她写上书信,问问那边情况,顺便告知家中一切妥当。也是这一撞,闻英的额头上留了个疤痕,闻英在这疤痕处,顺势纹了一朵梅花,一朵梅花印额堂,恰似迎面满芬芳。
(六)泯灭
    闻英连书数封书信,皆无回应,只得传闻,大明战事吃紧。
    崇祯十七年,闯贼攻破居庸关,进入京城,建立国号大顺,崇祯自缢煤山。三月后,大明吴三桂挥师南下,与闯贼大战于一片石。就在李自成与吴三桂两军交织之机,多尔衮帅八旗四千铁骑,进入京城,坐拥金銮殿。后闯贼打败,多尔衮命吴三桂南下剿其残部。不久,南明及明朝残地逐一被清朝接管,一个新的王朝开始建立并逐渐强大。
时清军挥军扬州城,史可法抗敌数日,清军损失惨重,誓言要攻破城池,并让城中百姓遭受万般劫难。数日,城池被破,清军屠城十日,扬州城一片惨烈。
    此消息传至淮安,闻英家人听后一片哀痛,闻英听后更是昏厥过去,苏醒后,整日忧心忡忡,旦存一丝希望,盼望方廷玉能生存归来。一连数月,没有盼得夫归,心灰意冷,一日里,告别公公婆婆,来到这运河西岸的湖心寺,削发剃度。
    话说方廷玉在扬州城城破之前,得史可法差遣,到北方四镇重振大明残部,准备与清军一决雌雄,而来可联合明间义士,与清廷周旋。辗转近一年后,来到淮安,思念闻英心切,得知闻英削发剃度,即奔赴湖心寺。
    已是晚秋申时,来到这枫叶红似火的湖心寺,寺中虽香火不盛,然依旧梵音温于耳。方廷玉闯入寺中,寺中众尼正在功课,方廷玉大声叫唤爱妻姓名,在众人中找到闻英,闻英已是泪流满面,因整日里思夫心痛,已是瘦肉憔悴不堪。廷玉抑制不住思念之情,一把拥进闻英,正欲拉闻英回家,忽闻老尼言:“国在何处?家在何处?”
    “闻英,跟我回家!”廷玉又喊一声。
    闻英在廷玉怀中放声大哭,又轻盈微笑,有情之人久别重逢,相互对视,都流出喜悦的泪花。
    忽然间,闻英一口鲜血吐在廷玉胸前,咳嗽几口,尽是鲜血,含着微笑,偎依在廷玉怀着,轻轻合上双眼,离开人世,闻英时年三十二岁。
    方廷玉不断大喊着闻英、闻英,可惜再无回应……
闻英死后,方廷玉整日里郁郁寡欢,得上肺痨,一病不起,郁郁而终,不日也离开人世,父母将廷玉和闻英安葬在了一起。
    方廷玉死后,昔日同窗陈孝池、吴益痷二人加入反清复明义军,因义军力薄,二人奔赴南方,准备联合南方力量,抗击清军。
    然而立志反清复明的志士们,并没有看到大明朝复兴的希望,却实实在在的看到了一个新的王朝——大清帝国的诞生和强大。清朝初期的专制主义中央集权,发展到封建时代的顶峰,明朝的基壁得到了进一步清除,社会回复稳定,经济长足发展,人口迅速增长,疆土大幅开辟,出现了历康熙、雍正、乾隆三朝长达百年的所谓“康乾盛世”……
    从明清改朝换代到今天,整整三百六十年过去了,无论是世界、中国、还是淮安,乃至那条大运河,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迁。至于方廷玉和东方闻英,以及他们的故事,都如同两人的墓冢一样,都立在历史残阳中,让后人摩挲凭吊,感叹唏嘘不已。
    又是一年桃花盛开,在那片昔日桃花盛开的运河之地,两只蝴蝶翩翩起舞……

$ y7 U: x: c( c
淮安人网提醒您:请文明上网,理性发贴,共建绿色网络家园! 有事报道热线:85822666 15351717888 淮安人网微信号:hao0517bbs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Copyright ©2011 大头菜论坛 All Right Reserved.  苏ICP备14017563号 (已备案)

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,不代表大头菜论坛立场,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   

苏公网安备 32080302000102号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